国家公园
首页 > 新闻文艺 > 列表

耐人寻味的乡村风景画

来源:人民新闻网 时间:2016-01-13 10:31:21

\

        作者:未 央
        离开老家半个世纪了,时常想起那个地方。现在一定变化很大吧,那里的山那里的水,那里的屋场那里的人,什么样子了呢。乡弟农鸣从省城退休后长住祖屋,有感而发,以老家双桥坪为背景写了一部长篇小说。我想,那一定很有家乡味,便讨来先睹为快。开卷拜读,果如所料,大解我的“乡愁”,倍感亲切。这部大作中的许多地名,就是双桥坪本地的地名,人物说的话就是双桥坪的土话,那些风俗习惯感情胸怀也见当地特色。这是报告文学吗,当然不是。这是真正的小说。我想,作品到了这样“以假乱真”的程度,可算进入更高艺术境界。

        小说名《危机深处》,写的是乡里老百姓为保护自己的好山好水,与铁厂老板抗争的故事。围绕这个故事,展现了这方土地上的风土人情,喜怒哀乐。描绘出一幅细腻迷人的乡村风情画,令人爱不释手。
\
         双桥坪,是临澧澧县常德三县交界的一个热闹集市,政治经济文化漩涡处,大小传闻也多从这个地方向四周大山小山深处散发,再发酵出一些奇闻异事到这个地方又弄出些浪花。两条山溪从七姑山下弯弯曲曲流淌到小街上,宽处数丈,深处数丈,溪两岸古树参天,几个人抱不拢来,孩子们光屁股玩水抓鱼,回荡着清亮的欢声笑语。从前这里有两座古老的石拱桥,是周围几十里老百姓的圣地,文革中毁了,成了双桥坪永远的痛。桥没了,这里仍以双桥坪自豪。近些年,停滞的日子迈开了大步,从前去县城要走一天的乡里,现在有条高速从屋旁通过。从前没有见过小汽车的小伙,自己开奔驰。旧木屋自然换了新洋房,液化气早就代替了木柴。坐在家里可以网上做生意,智能手机更可以边收割边打电话。微信传情也是小菜一碟。
        日子好了更想好的时候,双桥坪起乌云了。他们原来想,田土山林发不了大财,还是要开工厂,办企业。于是找关系招商引资,从北方请来一个炼铁厂,红红火火忙过一阵子,哪晓得一开工就后悔了。铁水奔流之日,就是双桥坪受难之时。青山绿水成了一片黑色海洋,连锅里、床上也落满黑灰,姑娘们包着头发不敢外出。迎宾曲即刻变成逐客令,他们要赶走铁厂。然而,请神容易送神难,双桥坪从此打开了一场七年战争。这是一场真正的战争,刀光剑影,阴谋诡计,忠奸勇懦,爱恨情仇。使人欣慰的是,这场以仇开始的争斗以爱结束了。
        环境保护问题,近年才被逐渐重视。农村深受其害,至今时有所闻。不少老百姓敢怒不敢言,弄得贫病交加,甚至家破人亡。双桥坪人不靠上帝,自己救自己。他们也曾寄希望于上层,当知道上层有上层的难处后,便自己动手了。几个老党员和复员军人带头,造舆论,摆阵势,先文后武。派代表找铁厂老板谈判,制定关闭、撤走时间表。斗争之路艰难而漫长,七年岁月里演出了一幕幕难忘的悲喜剧。
\
        姚才子是抗争者选出来的带头人之一,当过炮兵,复原回乡后任村支书,因婚外恋主动辞职,开小油榨房为生。他团结大家齐心协力共同对敌,立下汗马功劳。共产党员王老六是远近闻名的大力士,做绿化生意,卖树给城里人。三、四百斤的大树,别人用拖拉机拉,他扛起飞跑。打起架来,一个人挡四、五个。有他,就有胆。危险的地方他争着去,难干的事情他带头干,是身先士卒的指挥员。在冲锋陷阵的集体中,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人物还很多。退休村支书白义成,夫妻二人以举办婚丧宴席为业,六十多岁了,日夜操劳。他上前线少一点,却是大家的主心骨。出主意,做决定,忙后勤,毫不放松。他把自己的一点辛苦钱,拿给大家做活动经费,令人感动。市人大副主任吴之涣,是双桥坪人的大后台,他不便公开站出来,使劲在后面用力。他促使环保部门下达关闭铁厂的红头文件,要领头人叮嘱大家遵守国家法纪,注意政策,讲究策略。这位双桥坪人爱戴的好领导,受到铁厂后面黑势力的多次威胁,送黑信说要灭掉他和他的家人。外号“山西佬”的龚爱党,是大老板,为家乡办了很多好事,也是“保卫环境”派。他利用自己的优势,给斗士们以物质、经费和社会关系方面的支持。铁厂方面动员黑势力威胁他、打击他,让他站不住脚,几乎卖店走人。有个64岁的大伯,人称“叫鸡公”,是个老风流。他和铁厂老板混得好,据说铁厂老板请他吃过饭,还送过钱。有人骂他“汉奸”,他说自己是“人在曹营心在汉”,知情人就说他是潜入敌人心脏的“余则臣”(电视剧《潜伏》的英雄)。他忍辱负重,探听到了不少有价值的情况。在团结奋斗的队伍中,有一群女兵,他们不仅负责后方勤务,做饭送水,还一样摇旗呐喊,冲锋陷阵。他们不拉后腿,用歌声和笑语,暖意和柔情,抚慰激烈的搏斗,使日子不那么严峻。正是有了她们,这部小说就增添了浪漫的色彩和迷人的魅力。在这伙有代表性的双桥坪人中,王志和比较特殊。双桥坪是他的老家,王老六是他的堂弟。王志和年轻时去了省城,在一家文学刊物当编辑。退休后别妻离子,独自住到老家了。用他妻子的话说,“他有家乡情结”,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我太爱这块土地了!”他要求自己严格,党组织几次要培养他入党,他说自己不够格。其实,他为人处世对自己要求很高,心里装着老百姓,装着国家大事,天下大事。虽没有入党,领导和同志们都说他“比党员还党员”。看起来,他似乎没有参与“保卫环境”的大仗。实际上,起了他人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        与“保卫环境”这一主线同行的,还有一条爱情婚姻线。这一线索表现人物的感情生活,使人物有了血肉和温度,加强了作品的可读性。这条线也为农村妇女的处境和地位说了话,与男士比起来,今日农村女士在爱情婚姻上明显处于弱势。在不公平、不公正的日子里,她们不得不忍受,退让,强颜欢笑。家庭的维护和发展,多亏了她们的努力。秋枝,美丽、聪明、善良,因父亲病重无钱医治去广东打工,无奈做了坐台小姐,遣返回乡后被人笑骂,找不到像样的男人,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不能干又矮小的人儿,任人嘲笑。邻居姚才子爱上她,她更爱这个才貌双全人品好的男人。她真情实意侍奉丈夫和公婆,暗地里和姚才子幽会,转眼二十年。姚才子当年因中人圈套与自己不爱的丑女腊秀结婚,腊秀一心相夫持家,为他生下两个优秀的儿子,考上了北大清华,人人羡慕。姚才子遵守传统道德,不去糟糠之妻。秋枝克尽妇道,坚持从一而终。他俩过着既是丈夫妻子又是热恋情人的双重生活,他们的家人也知内情,大家相安无事,甚至两家亲如一家。姚才子在静下来的时候,想起这些,也感到困惑,“爱情不是爱情,婚姻不是婚姻”,这是怎么一回事?
        双桥坪长达七年的这场斗争,以铁厂的撤退结束了。铁厂老板准备带着人马趁天黑悄悄溜走,双桥坪人心念相处七年之情,备好烟酒路旁相送,醇香的酒,深情的歌,往日的冤家成了今天的兄弟。可是,当送走工人,王志和和大家开始展望双桥坪的未来美景时,吴之涣告诉大家,这个铁厂的原班人马是去百里外的一个山区,那里新建的铁厂就要开工了。双桥坪人不禁心里一颤,水还很深啊!
        读《危机深处》,我总把作者农鸣和作品中的人物王老五混在一起,他们太一样了。他的家乡情结太重了,所以作品用了双桥坪的许多地名,许多土话,人物的名字也由真人的名字演化。当然,更重要的是,事件的细节,思维的方式,情感的流动,都有双桥坪的味道。作品如此真实,决非外人所能。苏轼有诗“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”对农鸣来说,应是“识得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”。
       ( 作者系高龄85岁著名老诗人作家未央先生,原湖南省作家协会主席,现荣誉主席。《危机深处》已由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。)


国家公园(www.gjgy123.com) 投稿邮箱:gjgy217@188.com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 网络监督电话:010-65081949
国家公园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© 2017 by www.gjgy123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友情链接:人民新闻网 纳税人报 翰墨风 新华网